輪姦處女新娘超強版

飲宴已到中途,一對新人循慣例向前來祝賀的賓客敬酒。

郭雄的視線沒有一刻離開過新娘子,他的腦海滿布新娘麗儀的倩影,尤其穿著旗袍敬酒的她就更加誘惑迷人,玲瓏浮突的身軀被旗袍緊緊包裹著,一對雪白的美腿在旗袍開叉處露出,格外迷人。

望著麗儀純美的臉容、高挑的身段,郭雄胯下的陽物已經興奮膨脹起來了。「美人兒,今晚我一定要操你,讓你嘗嘗老子雞巴的厲害,嘿嘿??」郭雄心內暗想。

酒宴完畢,郭雄藉著一對新人送客的機會,握了麗儀的小手,柔軟滑膩的觸覺,已令郭雄想入非非。

「表哥,招呼不到,再見!」新郎俊文對微微發呆的郭雄道別。

「再見!」

郭雄離開酒樓後,便拿出手提電話撥電?「榮,我剛離開,我表弟應該很快便會從酒樓回家,你們的情況如何?」

「我和阿虎已經成功進入了你表弟居住那幢大廈之內,我們現在藏匿在天臺上,無人發現我們,等一會你表弟回到大廈門口時,你來電通知我們,我們會在升降機前等他。」

「沒問題,我現在乘計程車來。」郭雄在俊文居住的大廈門外等了二十分鐘左右,便看見俊文的車子駛至。

「幹你娘,怎會這?多人!」郭雄看見大約有十來人陪伴著俊文和麗儀從酒樓回來。原來這十多個人都是俊文和麗儀的朋友,他們一大群人從酒樓送他們回家的。

「很夜了,你們送到門口成了,我和麗儀自己上樓便成了。」俊文站在大廈門口道。

「不成,我們還沒有鬧新房。」俊文的朋友起哄道。

「改天玩吧,今天我和麗儀忙了一整天,大家都很累了。」俊文知道麗儀害羞的性格,不大習慣鬧新房這種瘋狂玩意,所以婉言相拒。

「春宵一刻值千金,不要阻著俊文的好事。」

「那?我們大夥兒再到卡拉OK唱歌吧。」

「俊文、麗儀,好好享受春宵,我們走了,再見!」

看見俊文的朋友離去後,郭雄心內大喜,他連忙撥電在大廈天臺等待獵物的同黨。「他們正在上來,你們可以行動了。」目送朋友們離開後,俊文牽著麗儀的小手步進大廈。

升降機內,俊文深情的眼睛凝望著麗儀,麗儀給瞧得赤霞滿臉,頭兒默默低垂。麗儀此刻的心情乍喜還驚,喜的是今天嫁了給自己最喜愛的男人,驚的是稍後時間將會發生的行為°°夫妻之禮。

由於麗儀是一個虔誠的基督徒,所以一直和俊文發乎情,止於禮,兩人最親密的行為限於接吻,今晚將會和俊文進入從未接觸的境界,怎不教她的心房咚咚的跳個不停。

俊文此時的心情亦非常興奮,她望著麗儀嬌羞漂亮的臉龐,淡淡的幽香從嬌妻身上傳來,已令他情欲亢奮不已。

「叮」的一聲,升降機抵達10樓,俊文和麗儀甫踏出升降機,已被兩把牛肉刀架在頸項。

「打劫,不要出聲,不然休怪我刀下無情,快開門進屋!」蒙了臉的阿虎威嚇道。

利刀架頸,俊文和麗儀被脅持進入自己的屋內。

阿榮從手提袋內取出一早預備好的麻繩,將俊文兩手兩腳緊緊捆綁在一起,然後將一片牛皮膠布封住俊文的嘴巴,令他發不出聲來。

阿榮將俊文推在沙發上,全身被麻繩緊糾纏的俊文,就像俎上之肉,動彈不得,只能眼瞪瞪看著事情的發展!

望著阿榮一步步走向仍被阿虎脅持的麗儀,俊文此時的心情就像被一塊重鉛系著,急促地往下沈。

「真是一個漂亮的妞兒,咕嚕,大佬真是沒介紹錯,今晚飽矣,嘿嘿!」望著肌膚勝雪,身段適中,樣貌甜美的麗儀,阿榮忍不住吞了數啖口水。

「不要??」被貪婪淫穢目光注視的麗儀,已淚流只睫,她惶恐地哀求。

在麗儀背後用刀脅持著她的阿虎,突然用手攔腰將她緊擁著,雖然隔著裙子和對方褲子的布料,但麗儀已感到一根堅硬灼熱物體頂著她臀部不停磨擦,她本能想閃避這侵襲,但被阿虎蠻力控制著,不能反抗。背後的男子吞口水和呼吸越來越急促,手部亦從腰部隔著裙子向上摸索,停留在豐滿的胸部摸扭著。雖然隔著衣服和乳罩,但恥辱感覺己令麗儀淚水洶湧溢出,淚眼中她看到阿榮亦已按捺不住,伸手正要掀起她的裙子下端。

「不要,求求你們??鳴鳴??」

突然,阿榮的手提電話拿起,將阿榮的動作停止住。

「事情辦妥沒有?」郭雄在大廈門外用手提電話緻電阿榮。「OK,大佬你真是沒有介紹錯,那妞兒真棒,樣靚身材正,今晚想不精盡人亡才怪,哈哈。」

「你按電掣打開大門,我現在上來開餐。」

「OK,我現在就去開門。」蒙了臉的郭雄進入屋內,他望瞭望被捆成大閘蟹的俊文,隨即露出獰笑。這個平時溫文爾雅,含著銀鑰匙出生的表弟,今日落難的可憐樣子,令郭雄看得非常興奮。

「平時你老子持著有幾個臭錢,看不起窮親戚,老子白鴿眼,兒子有難受。」郭雄心想。他狠狠用腳在俊文小腹踢了幾下,然後揮拳狂捶,三人再用力瘋狂踐踏俊文的下體,血液慢慢溢出,痛得俊文昏死過去,看來陽具斷了,兩粒春子也破了,以後恐怕都不能人道……

「不要??不要,求求你們不要打他….嗚嗚嗚….」看見心愛的俊文被痛打至重傷,麗儀心痛哀求道。

三頭淫狼哪會理會麗儀的哭求,麗儀越傷心,越能滿足他們變態心理。

郭雄行至麗儀前面,近距離淫邪地望著無助的麗儀。哭成淚人的麗儀,雖因掙托而髮鬢亂了,但容顏依然俏麗,豐滿的胸部隨急促的呼吸跳動。

「咦??你有對很大的奶子,讓我看看有多大??奶頭是粉紅色的嗎??」郭雄粗暴地將麗儀白色套衣向左右扯開,露出一件絲質褻衣。

「不要,救命??」麗儀惶恐地竭力掙紮哭叫。

郭雄喉嚨顫動,他咽了數啖口水,將麗儀的內衣向上拉起,一對豐滿圓潤的乳房被白色蕾斯乳罩包裹著,一道深深的乳溝突現在乳杯中央。在麗儀後面的阿虎叫道:「嘩!這妞兒身材很棒呢!奶球一定超大,就讓大家細心欣賞吧!」便迅速解開在麗儀背後的乳罩扣子,隨著乳罩脫落,麗儀驚慌失態地必叫:「呀!不要啊!!!不要看!!」一對巨型的湯碗形嫩乳彈出,雪白無瑕的雙乳被三頭淫狼盡覽無遺,此時麗儀淚流滿面,羞恥地露出一雙巨奶球給三名淫賊欣賞。郭雄一面用力揉搓麗儀豐滿的右乳,一面問道:「嘩!!很有彈性啊!第一次露肉球給男人看嗎?新娘子,你的奶有多大呀??」麗儀擰面流淚不答,阿榮大聲罵道:「你真沒家教,人家問你竟然擰頭不答!!嘿嘿…很高傲啊,就讓老子今晚好好教訓你這目中無人的大奶賤人!!」隨即便起手掌摑麗儀那雙嬌嫩的胸脯,麗儀沒想到這班淫賊竟然用手掌摑其嫩乳,露出難以致信的眼神,神態極度羞恥!.這時郭雄亦加以配合,扯起麗儀的秀髮,令麗儀堅挺的雙乳更加高聳,麗儀羞辱地挺起乳房被這班禽獸胡亂掌摑,阿榮哈哈大笑,狠狠地用力連摑十幾下,上下左右,有如拍打籃球似的,發出啪啪的巨響,還用兩指狠狠扭擰麗儀兩粒細小粉紅的乳頭,這刻麗儀淚流滿面,搖著頭,發出痛楚的呻吟聲:「啊…不要啊…不要打…我與你們沒有結怨,為何要這樣羞辱我啊….呀….不要…嗚…嗚…」.郭雄嘲笑道:「你們看這新娘子多淫賤??竟然挺起「雙皮奶」給人掌摑,看來很享受被人摑奶奶,擰乳頭呢??哈哈,她的奶球脹脹,乳頭也翹起了,操你娘的,多淫賤啊!呵..呵…呵…既然那樣享受,就讓老子一會嘗嘗你在床上有多淫蕩???說!!!你的奶有多大呀??cup數呢????」麗儀羞得閉上雙眸,善良的她不信人性竟有如斯醜惡之一面。雖然閉上淚眼,但淫穢的聲音仍然不停傳進她耳中,在威迫之下,無奈地說出:「嗚…嗚…35C…嗚….嗚….」。「嘩!!大佬,這妞兒對奶真的很大啊!好一對愛美神導彈,兩粒蓮子還是粉紅色。新娘子,你還是處女嗎???幾多歲啊???是真材實料嗎?有沒有做隆乳手術?」阿榮淫笑道。雙乳上佈滿五指痕,被扭捏得發紅的乳頭的麗儀更見動人,郭雄忍不住,用手按著麗儀的纖腰,用口吃了麗儀胸前兩粒粉紅的車厘子,乳頭頓時被哽咬得高挺豎立,向著幾隻淫狼示意交歡…..純真無暇的麗儀如何能忍受這種熱情的挑逗,面對自己丈夫以外的男人對自己作如此親匿的舉動,內心雖然羞愧,但身體本能的反應告訴她現在已經很興奮,下體開始濕潤,麗儀痛恨自己有這種性反應,終於忍受不了,發出不知是痛楚還是興奮的呻吟聲….最後痛苦地回答:「呀….嗚…嗚….我…我…今年21歲,還是處..處…女…是真的…我沒有…沒有做…隆乳手術啊….嗚…嗚…錢你們可以拿去,求求你們…..不要碰我…..求求你們….嗚…嗚….不要..啜…」

郭雄聽後當然沒有理會麗儀苦苦的哀求,說道:「你丈夫的雞巴都斷了,以後如何”呵護”你的嫩穴啊!?就讓我們代他,以後讓你嘗嘗性愛的快樂吧!保證你一定會愛上的…傑…傑…傑…」此刻麗儀激動地說:「不…不要…不要啊…」郭雄衝動地伏在麗儀胸前,用極度淫賤的眼神看著麗儀,一面用左手握著她左邊乳房狎玩,嘴巴一面貪婪地吸吮著咬著右邊粉紅色的乳頭,又用舌頭不斷來回舔啜,得意洋咩地叫道:「你不喜歡嗎?老子偏要操你!還要在你那不能人道的新婚丈夫面前幫你破處,怎樣啊?你能把我怎樣?待會還不是要自動張開腿給我狠插淫穴!?哈…哈…哈…你看!現在你不是挺起奶頭給我又舔又啜嗎!哈哈…怎樣?想向我挑戰性技嗎??哈哈…你在床上必定輸得一敗塗地!今晚我一定操死你!哈哈…」阿虎的手則已伸進麗儀裙內,沿著嫩滑的小腿一直向上遊索。

「不要,求求你們放手,鳴….求求你們。」麗儀用盡僅餘的氣力竭力地掙紮,因為阿虎的手已伸到兩腿盡頭,隔著蕾絲內褲撫摸三角地帶。

弱女的掙紮,只是徒然,阿虎的手已進一步拉開內褲橡根邊緣,伸進內褲之內,直接肉貼肉觸摸柔軟的陰戶。麗儀拚命地合攏雙腿,阿虎的手只能撫摸陰阜中間的裂縫,未能一探桃源仙洞。

熊熊的欲火急速地蔓延,三人的陽具已硬如鐵柱。

You might be interested 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