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花季

這是一段真實的故事,當事人的我如今已近而立之年,十幾年的那一幕至今歷歷在目,我不知道是否值得回憶,但每每想起,總有回味無窮的感覺。

初三快畢業時,馬老師接手了我們班的語文教學。她是這樣一位年輕的少婦,美麗如姣月,修長的身段透出一股青春的氣息。她的到來使我們班男生的語文成績普遍提高,更是我們這些處於青春期的男生手淫時所幻想的對像。我出生於農家,學有所成是我的唯一出路。對如我這樣的學生,馬老師都比較器重。

中考結束,准備回鄉下,但連日來的豪雨衝斷了我回家的路,我只好等在空蕩蕩的宿舍裡。眼看學生食堂就要關門了,我正在為就餐著急,馬老師來了,對我說:“這樣吧,你上我家吃住一段時間”。

馬老師新婚不久的家處在頂樓,她的老公到深圳開發經濟窗口去了,長時間不能回來,二室一廳的居室裡清靜而優雅。我那時剛過十五歲,與自己的老師獨處一室顯得極不自然,不過她的美麗讓我新奇而激動。瓢注般的大雨似乎預示著要發生什麼。

半夜裡我被一只手弄醒了。窗外是刷刷的雨聲,四周黑沉沉的,我嚇得一動不動,更不敢睜開眼睛。我仰面朝天地躺著,馬老師的一只手在蠕動!她那纖細的手指輕輕挑起我的三角褲,停了一下,看看我沒醒,就很小心地把我的雞巴勾出來。我心裡好激動,卻因為身旁是我的老師,我只有裝睡。那時的我才發育兩年,只有很稀疏的陰毛,但由於長期的鍛煉,我的身體很健康,雞巴雖然不是很粗,但勃起來足足有12cm長。,老師用她暖乎乎的手輕輕的撫弄它,我無論如何抗拒不了這種激情,雞巴很快挺起來。我緊閉著眼,感覺老師的另一直手在她自己的大腿內揉搓,她整個的人在輕輕的顫抖,然後就聽到了一聲輕微的嘆息抑或是喘氣。

早晨醒來,我一動不動睜開眼,看到自己的老師穿著睡袍躺在身邊,它那雪白的酥胸和乳溝呈現在我的眼前,一條腿輕微的卷曲著,幾根彎彎曲曲的陰毛探頭探腦地從雪白的三角褲邊露了出來,薄薄的三角褲勾勒出小穴的凹凸,還有一塊液體粘結後留下的斑痕。我突起淫心,想摸摸老師的穴,我裝著睡覺翻身的樣子,迅速地把一只手扣在老師的穴上,但因為心裡太激動,什麼感覺也沒有。過一會兒,老師起床走了,我裝做什麼也不知道似的又睡了半小時。第二天老師問我:“睡得好嗎?”我說:“好極了,一覺到天亮”。

第二天晚上,故伎重演,只是老師的手比頭天晚上更大膽。

第三天晚上,老師對我說:“你今天晚上到我房間睡吧,我怕打雷”。晚上老師問了我許多的問題,我以為她只是等我睡著後偷偷地摸我的雞巴,那知她在撫摸了我一會後,捉取我的一只手放到她的乳房上,情欲驅使我的雞巴迅速地脹起來。馬老師的一只手緊緊地抓著我的雞巴,來回急速地圈套,嘴裡輕輕地呻吟著:“你人這麼小,東西卻這麼大。”我什麼都不懂,只覺得自己要窒息。老師脫下她的睡袍,露出兩個堅挺雪白的奶子,然後一把把我翻到她的身上,接觸到她溫潤如脂的肌膚,只覺得呼吸急促。“做一回我的丈夫吧。”馬老師挺起屁股,脫下小小的三角褲,把我的手牽引到她的大腿根部,我像木頭人,手指觸摸處是一堆毛忽忽的東西。馬老師分開大腿,用手抓著我的雞巴在她的桃園小山包上來回揉搓,我的雞巴所感覺到的是一個熱乎乎、濕漉漉的柔軟的肉體。馬老師的一只手在自己的穴上摸索著翻開大陰唇,然後把我的雞巴放到她的陰道口,我的龜頭就像被一個濕潤的小嘴咬著。“快,快,快用力插……”老師邊說邊用雙手推我的臀部。我一用力,雞巴“刺溜”一下像滑進了一個深淵,熱乎乎、濕漉漉、緊繃繃,還不時收縮,與此同時,老師輕輕哼了一聲,見我不動,老師叫道:“快操”。我那時不知道操穴是來回抽插,只是使勁用力往下挺自己的雞巴,老師的陰道猛然一收縮,我只感到一陣漩渦向我襲來,堅硬的雞巴在老師的陰道裡跳動,精液狂射不已。老師“啊—啊—”大叫兩聲,猛然抬起自己的屁股,同時雙手死死地摳住我的臀部。

過了好久,我才清醒地感覺到老師的手在撫摸我的頭發,我柔軟的雞巴還被老師的小洞緊緊地夾著,我緊張得要命,從她的身上一躍而起,她“啊”地大叫一聲:“你怕嗎?

”我點點頭。“別怕,來,摸摸我吧。”

這時的馬老師,整個的青春胴體赤裸裸地暴露在我的眼前。長長的秀發下美麗的臉龐有一抹青春的紅暈在游動,奶子渾圓而堅挺,老師的奶子並不大,是極美的1/3球體的那種,兩個粉嘟嘟的奶頭微微翹起,四周是圓圓的乳暈,清晰得就像用粉紅色的彩筆圈畫上去似的。纖細的柳腰下是凝脂般光滑而平坦的小腹,大腿雪白而修長。老師的小穴在小腹下微微的隆起像一個小饅頭,陰毛是稀疏黑黑而卷曲的那種,兩片雪白的大陰唇軟軟地緊緊地粘合在一起,粘合處形成一條裂縫,裂縫的兩邊是淡淡的茸毛。看到老師的陰部,一股強烈的衝動使我想去探過究竟:“老師,我想看看您……您的…….”

老師笑了:“想看什麼哇?”然後對著我的耳朵說:“那叫穴,你想看老師的穴,你就看吧”。說著把兩條修長的大腿分開樹放在床上。我倒轉過身子,用手扒開兩片雪白的大陰唇,老師那粉紅色的小穴立即呈現在我的眼前,小陰蒂微微地揚著小腦袋,粉紅色的小陰唇因為充血和淫液的滋潤而向兩邊驕傲地張開著,陰道小口因為剛被我的雞巴插過而濕潤。看到如此可愛的小穴,我忍不住親上一口,多少年後,當我操過各色各人種的後,才知道老師的穴是最美的。我這一親,老師整個人顫抖了一下,“啊—”地叫了一聲,好奇驅使我去翻弄老師的小穴,又忍不住不斷地親她、舔她,“哎喲……哎喲…..啊….嗯……’’老師的身體在扭曲,一條透明而油亮的液體從老師的陰道口流出,我一口把她吸進嘴裡,老師的淫液微鹹而潤滑。這時的老師完全不能自持,一口把我還沒有完全勃起的雞巴吸到她的嘴裡,用舌頭來回攪動,那股熱乎乎、溫軟軟的感覺使我的雞巴一下子脹到極限。

“我…..我不行了,我要你操我,來…..老師教你幾招……”說著,馬老師一把把我推倒床上,我看到自己的雞巴直挺挺地豎著,老師迅速地騎到我的身上,屁股很熟練地擺動兩下,我的雞巴就被她的穴套住,然後一用力,剛才還直挺挺的雞巴轉眼間就被老師的穴齊根吞下,它上下急促地聳動著自己的屁股,我只看到自己的雞巴在她的黑黑的陰毛間來回出沒。此時的老師緊閉著眼,屁股上下聳動,嘴裡高叫:“啊—-嗯……哎喲……小穴好舒服.….”。

我的雞巴被老師的穴來回急速地套動著,只感覺到發脹發痛,但由於剛射完精,卻始終堅硬如鐵。老師每次抬起她的屁股,我就看到雞巴上粘著乳白色的漿液。老師就這樣不停地套動了十幾分鐘,然後就撕心裂肺地“啊—-啊—–”大叫幾聲,整個人一下子扒在我的身上,身體顫抖,陰道內一陣又一陣的在收縮,淫液順著我的雞巴流了我一身,老師達到了高潮。這股激動的浪潮讓我一躍而起,一把把還在喘氣的老師推倒在床上,挺起堅硬如鐵的雞巴再次插入老師微紅的小穴。

我以十五歲少年不經世事的狂熱和初生牛犢不怕虎的勇氣,用自己的雞巴狂插自己老師的小穴。老師叫喊著,頭來回擺動,身子不斷地扭曲,兩只手一會兒抓床單、一會兒又拿起枕頭塞住因為呻吟而大張的嘴,一會兒又來抓我的背部,兩條腿高高地分樹在天空,腳趾因為痙攣而緊緊地彎曲在一起。看到這一切,征服的欲望噴張在我的心頭,雞巴更加賣力地狂插不已,我再次聽到老師撕心裂肺的喊叫,老師的淫洞內再次收縮不已,淫液的不斷噴出讓我的雞巴感覺到一陣陣地發燙。十五歲的少年處於花季,那股衝勁似一個發動的火車頭,我不知道自己一刻不停地上下抽動了多長時間,只知道自己的汗珠像雨點般落下,身子底下的老師兩個奶頭挺豎,手在亂抓,呼吸急促,眼淚直流。狂亂抽插的雞巴從老師那玫瑰色的小洞裡帶出來許多乳白的漿液,粘在老師的陰毛和雪白的床單上。急速的抽插不知過了多久,一股熱浪向我襲來,一陣目眩後,脹痛的雞巴在老師濕乎乎的不斷收縮的肉洞裡狂跳不已,我一下子癱倒在老師溫軟的酥胸上,任由雞巴把滾燙的精液射入老師的小穴,老師的兩條腿轟然放下,兩手死死地摳住我,喉嚨裡撕裂般地發出一聲長長的呼叫:“啊——”,然後就氣若游絲般地癱在床上,只有酥胸在急速地起伏。

我們很快地睡著了,老師本來就窄窄的淫洞因為高潮後的收縮而把我的雞巴緊緊地夾住,起來時看老師的穴因為一夜的瘋狂已是被操得通紅,床單上除了大片淫液的粘痕外還有斑斑的血跡,我的背部也被老師抓下幾條血痕。

整個暑假,我就與老師呆在一塊享受操穴的樂趣,老師教會了我各種姿勢和技巧,由於我們每天都操上三次以上,每次我的雞巴都是被夾在老師窄窄的淫洞裡用淫液泡著而睡去,我現在長著一根18CM長的雞巴,老師說:“那是我的穴長時間滋養的結果”。

馬老師是這樣記述我們在一起所過的暑假生活:

夜來淫雨注傾盆紅綃帳中聞師聲少年未成雞巴挺抓乳操穴不出門紅酥胸/美香軀/晝夜貪歡羞風雨/雞巴挺/嫩穴迎/美腿高掛/豐臀狂擺/操操操//奶頭豎/穴流津/輕吟急喘為君聽/支美臀/呈嬌軀/雞巴狂搗/淫穴張合/妙妙妙高中三年,馬老師教了我三年語文,我操了她三年。她為我主持的十八歲成年禮就是在那一天裡我們緊閉家門,擺上各種姿勢,她用兩手翻開自己的穴讓我操她,並且為我做了記錄:身高:176CM,體重:65KG,雞巴:16X3.8CM。這一天,她要我操她十八次,以紀念這特殊的日子,最後老師的陰部腫得像個紅桃子,大小陰唇外翻好幾天才恢復原狀,我的雞巴也是用熱毛巾捂了好幾天才有知覺。

後來我上了大學,寒暑假裡只要有機會我們就在一起享受魚水之歡,在大學四年裡,我操了多少同校和外校的女生,我也記不得了,有些值得回憶的,我將在[[大學的瘋狂裡告訴諸君。就即使我進入日本早稻田大學留學,到後來去瑞士、紐約和莫斯科工作,我還偶爾回國與老師分享床第的歡樂。

最近與老師相會,她依然是如此的美麗,床上的功夫勝過當年,為了這短暫的相會,她要求我的雞巴一直放在她的淫洞裡。老師已近四十,我也將屆而立,在我瘋狂地抽插了她讓她幾次如痴如醉的高潮之後,老師溫柔地躺在我的胸脯上:

“你成熟了,雞巴又長又粗,這麼惹人喜愛,真有男子漢的魅力”。

“這是老師培養的結果,當我妻子香奈子第一次見到它的時候都嚇哭了”。

“是啊,我是看著你的雞巴長大的,它是不是操了很多穴?”

“是的,我將有一些回憶的文字,記述這些年來我的風流,除了[[大學的瘋狂]]外,還有[[一城一妾]],[[歐美雜記]],[[風流莫斯科]]等,不過,在我所操的穴中,老師的穴是最美的,因為她小巧、細白、鮮嫩而粉紅。我真的好喜歡老師您的穴。”

“你隨時都可以來,老師的將永遠為你的大雞巴准備著,老師將隨時張開雙腿迎接你的到來。”

You might be interested in